对猖獗常怀畏敬之心不失为一种恒久的耐烦。